真正的后浪來(lái)了!海嘯級的!
倫敦時(shí)間5月6日,中科大10級少年班校友、美國麻省理工學(xué)院“95后”博士生曹原,與其博導Pablo Jarillo-Herrero背靠背連發(fā)兩篇Nature文章,介紹魔角石墨烯研究的新突破。
其中一篇,曹原是第一作者兼共同通訊作者;另一篇,曹原為共同第一作者。
在第一篇論文中,研究人員致力于通過(guò)對扭轉角的控制,將魔角特性推廣到其他二維研究體系,以調諧和控制電子-電子相互作用的強度,實(shí)現相似的物理行為。他們采用了一種全新的魔角石墨烯體系:基于小角度扭曲的雙層-雙層石墨烯(TBBG)。
另一篇論文中,研究團隊致力于研究扭曲角的分布信息。他們以六方氮化硼(hBN)封裝的MATBG為研究對象,使用納米級針尖掃描超導量子干涉裝置(SQUID-on-tip)獲得處于量子霍爾態(tài)的朗道能級的斷層圖像,并繪制了局部θ變化圖。該設備的相對精度達到0.002度,空間分辨率為幾個(gè)莫爾周期。
很多網(wǎng)友紛紛感嘆自己連新聞都看不明白了......
但是這也絲毫不影響大家的認可和贊美,紛紛稱(chēng)贊其“年少有為”“真后浪”:
兩年前也曾連發(fā)兩篇Nature
兩年前,2018年3月6日,《Nature》連刊兩文報道石墨烯超導重大發(fā)現,第一作者就是曹原。
當時(shí)《Nature》都來(lái)不及排版,就迅速以背靠背形式刊登了關(guān)于轉角石墨烯的重大成果,文章還配以第三篇文章作為評述,足見(jiàn)這一發(fā)現的非凡意義。
文章刊登后立即在整個(gè)物理學(xué)界引起巨大反響。一些報道稱(chēng)其“一舉解決了困擾世界107年的難題”。
而這一發(fā)現也讓曹原眾多榮譽(yù)加身!他成為以“第一作者”身份在Nature雜志上發(fā)表論文的最年輕的中國學(xué)者。
2018年他登上了「Nature年度十大科學(xué)家之首」,這是該雜志創(chuàng )刊149年歷史上年齡最小的入榜者。
接著(zhù)曹原又以22歲的年齡入選了福布斯中國發(fā)布的「2018年中國“30位30歲以下精英”科技領(lǐng)域榜單」,成為了入選者年齡最小的一位。
22歲的曹原可謂一戰成名!
當年Nature的十大人物封面圖片明顯指向曹原的成果。數字“10”中的“0”被處理成一個(gè)正六邊形,宛如構成石墨烯的碳環(huán)結構,整個(gè)數字“10”則點(diǎn)出了賦予石墨烯超導能力的“魔角”。
開(kāi)掛的人生
別人家的孩子
這么厲害的曹原到底何許人也?
畢業(yè)于中科大少年班的尖子生,麻省理工博士生曹原的24歲是“真”別人家的24歲。
一個(gè)月讀完初一,三個(gè)月讀完初二,不到半年讀完初三,2009年9月,才13歲的他考上了高中。
別人都是中學(xué)三年,高中三年,而他讀完初中高中,只用了兩年時(shí)間。
他說(shuō):“在學(xué)習中,重要的不是老師,也不是特別的教材與習題,而是自己愿意鉆研的學(xué)習興趣,以及埋頭鉆研的自學(xué)能力。”
高中學(xué)業(yè)繁忙,他仍舊鼓搗個(gè)不停,放學(xué)回家都10點(diǎn)了,他還要再花1個(gè)多小時(shí)的時(shí)間,搗鼓各種化學(xué)試劑。
2010年,14歲的他參加高考,成績(jì)公布,考出理科669的高分,中國科學(xué)技術(shù)大學(xué),將他送進(jìn)了馳名中外的培養未來(lái)科研領(lǐng)域領(lǐng)軍人物的“嚴濟慈物理英才班”,也就是中國科學(xué)技術(shù)大學(xué)少年班。
進(jìn)入少年班后,依然繼續開(kāi)掛,別人一年才能完成的項目,曹原一個(gè)寒假就整完了。2014年曾榮獲中科大本科生最高榮譽(yù)獎——郭沫若獎學(xué)金。
隨后,18歲的曹原前往麻省理工學(xué)院攻讀博士繼續深造
聰明人很多,而他還很主動(dòng),計算遇到困難,他永遠會(huì )想嘗試其他的軟件方法。才氣過(guò)人者往往恃才傲物,但曹原卻非常低調沉穩,不驕不躁,他說(shuō):“仰望星空總是能讓我安靜下來(lái)。”
曹原本科時(shí)候的指導老師,中科大物理學(xué)家曾長(cháng)淦表示,他的名字在國內凝聚態(tài)物理學(xué)界無(wú)人不曉。
每一個(gè)成功的背后都有堅持
就如高中時(shí)候的曹原每天晚上搗鼓化學(xué)試劑到深夜。
每一個(gè)成功的背后,都充滿(mǎn)了堅持。
學(xué)姐之前邀請一位雙非院校,一年半出坑的ACCA考生做過(guò)分享,他曾說(shuō)過(guò)這樣一段話(huà):
ACCA的路,我走了一年半,度過(guò)了六個(gè)考季,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我真不覺(jué)得有多難,但是他、確實(shí)學(xué)起來(lái)很耗時(shí)間。
從大二開(kāi)始我便沒(méi)有過(guò)假期這個(gè)概念,出去旅個(gè)游在火車(chē)上都在看網(wǎng)課刷習題,特別是進(jìn)入P階段之后就和考了一次研一樣,天天六點(diǎn)起十點(diǎn)歸,中午累了就在圖書(shū)館趴一會(huì )。
我特別羨慕的就是之前做分享的那些學(xué)神們,告訴大家要勞逸結合一天學(xué)4、5個(gè)小時(shí)就夠了最后人家還考了全球第一,我知道我不如他們聰明,所以我只能付出更多的努力。
我和兩代考研學(xué)子搶了一年的座位,從自修室的桌子搶到走廊的臺階,這其實(shí)才是我這么快通過(guò)全科考試的真正秘訣:只有足夠努力才能毫不費力
很多人說(shuō)ACCA是選拔天才的考試。
初學(xué)ACCA時(shí),很多人憧憬著(zhù)自己能快速、高分通過(guò)全科考試,但事實(shí)證明,在沒(méi)掌握正確的方法之前,這件事很難。尤其是跨專(zhuān)業(yè)學(xué)ACCA,即便很有興趣,還是有些找不到方向,不知道如何下手。
事實(shí)上,只要堅持了下去,在學(xué)習的過(guò)程中慢慢摸索到了正確的備考技巧,你就會(huì )發(fā)現ACCA其實(shí)是一項實(shí)踐性很強的考試,它不是一項選拔天才的考試,而是一項考驗意志力的長(cháng)跑,貴在持之以恒。
文章來(lái)源:科技日報綜合報道、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、ACCA學(xué)習幫等。若需引用或轉載,請注明以上信息,如有侵權請聯(lián)系后臺刪除文章。歡迎更多讀者或媒體投稿合作,如有異議,請回復本微信。